当前位置:首页 » 十字绣 » 正文

十字绣成品关键时候还能自救

779 人参与  2021年05月26日 21:33  分类 : 十字绣  评论

记者在哈尔滨医大一院风湿免疫区的病房里看到贾玉婷时,她正蜷缩在床上,已经数天不能进食的她只能靠注射营养液来维持生命。贾玉婷家住大兴安岭地区呼玛县,高二时因病休学,半年前被确诊为红斑狼疮。从北京到天津,从哈尔滨到济南,贾玉婷已记不清自己住过多少次院,做过多少次化验。高额的治疗费让这个不富裕的家庭不堪重负,看着母亲哭红的双眼,父亲四处借钱的窘迫,贾玉婷决定靠自己的力量筹集医疗费。于是,她开微博卖自己的绣的十字绣

记者看到贾玉婷的手红肿不堪。她告诉记者,她每天都要绣五六个小时十字绣,手肿是因为不小心被针扎的,“我不会放弃,我相信自己的努力总会换来回报。”如今,坚强的贾玉婷因病情恶化几近失明已无法上网,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将自己的两幅十字绣卖掉,把医药费交上。疾病突袭 优等生大学梦碎,,贾玉婷家住大兴安岭地区呼玛县,父亲在当地一家事业单位工作,母亲在家种地。两年前的一天,贾玉婷在班级上课时突然眼前一黑昏了过去。经医院诊断,贾玉婷被确诊为慢性肾小球肾炎,在简单的治疗后她回到了家中。但她没有想到的是,这只是噩梦的开始。“从2010年初开始,我的身体就出现了各种不适,头晕、高烧、全身疼痛。大家都劝我别上学了,当时我可是年级文科第一啊!我怎么舍得放弃自己的学业。爸爸是普通职工,妈妈在家种地。他们为了供我上学,不舍得吃、不舍得穿。我当时立志要考上北京大学,这样就能改善家里的生活环境了。”贾玉婷说,2010年春节前,她被迫再次休学,一家人来到济南看病,多次骨髓穿刺让她痛苦不堪,检验结果更让一家人几近崩溃。淋巴瘤(观察)是我在检查报告上看到的。我当时脑中一片空白,但我没有哭,我知道如果自己撑不住,我的家人看到后会更痛苦。”从那以后,贾玉婷离自己的大学梦越来越远,多数时间她和父母奔波于四处求医的路上.

为筹医药费 开微博卖十字绣, 高额的治疗费用让这个本不富裕的家庭不堪重负,看着母亲哭红的双眼,父亲四处借钱的窘迫,贾玉婷决定靠自己的力量筹集医疗费。“一年前,我在网上开了微博,卖我自己绣的十字绣。由于技艺不熟练,虽然有很多人关注我,但能卖出去的很少,后来我决定用三个月或半年的时间精心绣一幅十字绣。”贾玉婷告诉记者,由于每天都要绣五六个小时十字绣,她的手经常被扎得红肿不堪,“我不会放弃的,我相信自己的努力总会换来回报。”半年前,贾玉婷的第一幅十字绣以2500元的价格卖了出去,当天她给母亲买了第一个有肉菜的盒饭。“妈妈辛苦了!这是我现在唯一能做的。爸妈为我花的钱已经够多了,我不想再拖累他们。绣十字绣既能赚钱,又能分散注意力缓解我身体上的疼痛,对我来说是治病期间的最佳选择。”贾玉婷告诉记者,她最喜欢的就是艳丽的花朵,“它们能代表我如花般绽放的青春。病情恶化 还有两幅没卖掉半年前,贾玉婷被确诊为系统性红斑狼疮、狼疮性肾炎、肾病综合征。随着病情的恶化,贾玉婷的视神经开始萎缩,到了晚上几乎是失明状态。贾玉婷只能靠平时的记忆摸索着绣十字绣。“前段时间我让妈妈给我买了《假如给我三天光明》,我将眼睛贴在书上,一个字一个字地读着。和以前阅读时不同,亲身经历后,我才体会到书中所说的健康的可贵。我已经与相关机构签订了捐献视网膜协议,希望我的视网膜可以帮助其他人重见光明。

目前,贾玉婷已经不能上微博卖十字绣了,令她难过的是,手中还有两幅没有卖出去。“这可能是我最后的十字绣作品了,我绣了半年多,已经绣好了一幅‘花开富贵’图,还有一幅‘五福临门’图,由于不方便拍照,这两幅作品还没发到网上,所以也就不会有人来买我的十字绣。住院费已经拖欠很多天了,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能早点把它们卖掉,把医药费交上。”说话时的贾玉婷揉着红肿的手,咬着嘴唇,倔强地不让眼中的泪水流下来。  

本文链接:https://szxcphs.com/index.php/post/1163.html

<< 上一篇 下一篇 >>

  • 评论(0)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钻石画成品回收 | 成品十字绣回收 | 十字绣代绣 | 十字绣 | 刺绣 |

Copyright © 2012 - 2022 Szxcph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