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» 刺绣 » 正文

大男人的刺绣独白

60 人参与  2020年12月18日 22:10  分类 : 刺绣  评论

我一个大男人自然不懂得什么是刺绣,百字之绣,我只知道看看璀璨的星空,想想该想的人,说说该说的话,听听该听的故事。吹着夜风,突然有些倦意,躺下来又觉得累,于是悠闲地看起了刺绣,想起一些故人。

说我恋旧也好,说我不识时务也罢,也算是一种消遣,一种慰藉,亦或者是种逃避,那时我们都很年少,有着一样的梦,一样的幻想,一样的追寻,一样的执着。只是道不同,不相为谋。你走着你的阳关,我行着我的独木,或而互有交集,只是可怜斑斑。两条渐近线,随着时间的增长,或者真的会靠近,也或许真的靠不近,就像磁铁的两极,越靠近,意味着下一次越要分离。但是始终有着冥冥的天意,注定要这一生追寻你的脚印。光阴似水,年华在时间里老去。年少轻狂,终究要变成世故圆滑。那些没有被岁月雕饰的部分也慢慢地被遗忘在角落里,寻觅不见。正如十字绣,未完工之前的美丽,只是在你意想之中。当真正见到那被千雕万琢后的成品,那过往的臆想也灰飞烟灭,或者说在你想起之时,只剩下一阵叹息。我们终究会为了现实,各自奋斗,各自做着无关彼此的事。

如今,人不老,心老。岁月常青,而心已封。任凭世间那般美丽,只留一句词,过眼云烟。我们看到了亲情的温暖,爱情的美好,友情的坚贞,却独独看不到介于爱与友之间那微妙的情愫。退之,或者进之,都伤着其中的另一方。最后捞了个两败俱伤,不欢而散。于是,默默然自己承受这百年孤独。伤心总比心伤好。若问这是为那般?我无言以对,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。

刺绣

心坚如斯,任山河俱裂仍不渝其心,别说我固执,只是再难容他人。或许是血气执念,或许是如浮云般无畏向前,川流不息的是心中那高昂的肺腑之言,泛滥如同壶口的郁结。如同刺绣的坚韧,岂能一朝一夕间促成,我不在乎天高地厚,心中本无牵挂,却得顺其自然。只是心中郁结难言,放肆大哭却哭不出来。连想念都无处诉说,何况是迸发的情感呢。大丈夫当以理想为己任,殊不知,后路艰辛,我亦惧怕,每每想起那往后的时光,总是灰暗如同黑夜。谁能赐我一盏灯笼,在往后的时光里,让我能看得清楚。

刺绣的美,如同美好的爱情,只在于幻想,而非在于现实,坎坷的一生,能做的事,也就只能等待,等到花开烂漫时,她在丛中笑。说我矫情也好,说我造作也罢,但问世间多少事能顺心如意。愿苍天赐我忘川之水,忘却那些情愫,了却心中那些臆想,那些幻念,愿能与众生笑言天下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szxcphs.com/index.php/post/966.html

刺绣  
<< 上一篇 下一篇 >>

  • 评论(0)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钻石画成品回收 | 成品十字绣回收 | 十字绣代绣 | 十字绣 | 刺绣 |

Copyright © 2012 - 2020 Szxcph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